Posted on

遲到的賀文


雨·天

六年,可以發生多少事呢?
可以使孩子背起書包讀起論語,可以使少年擺脫青澀張狂的歲月,可以成家,可以立業,也可以使兩個彼此陌生的人,從此,在對方的世界里,不可或缺.
一次次日升日落,一夜夜月圓月缺,一朵朵花開花落,因她們共同的記憶,有了璀璨的色彩.

天,下起雨了,都市的喧鬧被語聲掩過,顯得格外清靜安舒.
落葉隨著雨滴墜下,悠悠然然,帶點凄凉的美感.
「Gil,你在看什麽?」阿Sa放下手中的書,轉身看向一直看著車窗外的阿嬌.
「沒事,只是想起以前曾在雨天練習跨欄,結果摔了好大一跤,搞得灰頭土臉.」
阿嬌微側著臉,邊回憶,邊露出懷念的笑容.
阿Sa輕笑一聲,那是她還來不及參與的阿嬌的過去,「是嗎?一定很狼狽.真想看,有照片嗎?」
阿嬌回過頭,好笑的看了阿Sa一眼,「怎麽可能會拍那種照片.」才又轉過去看著窗外的雨.

雨天嗎?看著窗外的雨,身為獨生女的阿Sa記得,她童年時在雨天撑著傘,踩著水窪,怡然的哼著歌,雖然能自得其樂,但總有些孤單,她想,有人陪着,總是好的.
下雨的天空,殘餘著些許夕陽,美的令人驚嘆,阿Sa的視綫又轉向阿嬌,忽然覺得,這種美麗,就像是阿嬌流著淚的雙眸,能流淌過人的心中.
阿嬌兀自沉思著,窗外的雨水流進阿嬌深深的回憶里,迫使阿Sa又忍不住問著:「Gil,你又在想什么?」
雖然她們是很要好的朋友了,但有時阿Sa總忍不住想,阿嬌今年二十六了,但是她們只相識相知了六年,其中有二十年的歲月,是阿Sa所不熟知的,這讓此刻陷入沉思的阿嬌看起來有些陌生.
阿嬌轉過身子,頗含深意的看向阿Sa,這讓阿Sa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再怎麽熟,如此探問別人的隱私似乎不太好.
阿嬌看阿Sa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那可愛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我在想我們上次拍戲的時候遇到的雨.想到你這弱不禁風的身體,一淋雨就容易病,想到你就算病了,還能吃兩個便當.想你爲什麽吃了一堆東西,却偏偏不長肉,最氣人的是,還長到我身上來.」
阿Sa聽著阿嬌柔軟的嗓音,那陌生感似乎已遠去,雖然最後聽到不合理的抱怨.于是,阿Sa笑得燦爛却忍不住回著嘴,「用得著那麽計較嗎?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這位施主,又何必執著?」

天空逐漸放晴,烏雲散去,像是阿Sa掃去陰霾的心,像是阿嬌澄清的雙眸.
阿Sa可以確定,阿嬌大多數的回憶里絕對少不了她,而她也是如此.
六年說短也不算短,足够兩人擁有許多回憶,更何況,她們還有好多個六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