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S的访谈的一些话,越写越长

Root-Shaw-root-and-shaw-37815079-1280-720

关于SS的访谈的一些话,越写越长

 
       首先,我觉得,一个角色创造出来,编剧、演员和观众都有权利对她有不同的解读,这也是影视剧的魅力所在。其次,是我要说明的重点,我个人认为SS对肖的解读没有错,而肖根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这些话而有所减弱,甚至更强了。

肖是一个人格障碍暴力狂,一个训练有素、以完成任务为己任的特工。我不认为在那一刻她是意识到自己的死亡而送上深情一吻作为诀别,没错,酱紫听上去更浪
漫,而演过TLW的SS未必不能得心应手,但那不是肖。肖说“For god’s
sakes……”的时候我几乎能补充出下一句“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但她转过身来,看到根妹的脸,有什么东西让她没有说完,她做了一个通常她对根无
可奈何时做的表情,微微摇头叹气,然后用力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是一个让步,是一个抚慰,甚至是一个陷阱——唯独不是一个告别。当她推开根一个人去关开关的时候,她只是做了她该做的事,而不是一次壮烈的赴死。
正如当初根妹腿部受伤让肖先走,肖毫不犹豫地先走,最后又在车边等根归队一样,她只是执行命令,不带感情。这个吻的不平常在于,它是肖调用了所有的感情细
胞解读了根妹此刻心情做出的“自以为带着敷衍”的回应,本应该如此甜蜜。如果没有该死的撒玛利亚人的话。

       所以对我来说这个场景最虐的一点就是,肖只是一贯地、孩子气地、不负责任地做她爱做的那些超级英雄的事,而没有意识到这一次会成为诀别,而死亡究竟对她和根意味着什么。
       某种程度上来说,肖很熟悉死亡。故事进行到季中,小分队所有的人都在面对死亡,芬奇充满智慧但手无缚鸡之力,根随时愿意为机器付出一切,里瑟有自杀倾向和英雄情结,但没有人比肖离死亡更近,死亡对人来说无非是丧失了一切感觉而已,而肖生来就是如此了。

拥有人格障碍是一件艰难的事,她不能真切感受自己,也不能感受他人。当肖对面地铁上的炸弹男,那种无力和迟钝非常熟悉。这并不是肖本身粗暴简单智商低造
成的,当你要以情劝人的话,你至少要知道情是什么吧,而即使炸弹男就在她面前,颤抖着哭泣,诉说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糟糕的时候,肖依然可以毫不犹豫的射杀。
她的神情全程也没有什么变化,但如果你认真看这幅冷静的脸,你会看到面具之下的困惑和茫然,以至于她不得不求助于他人。这里很有意思,李四两人的建议只是
一个提示,而肖并不是那种擅长说谎的类型,当然,作为一个人格障碍者,或多或少都要有点演技,才能扮演一个正常人融入这个社会,而肖劝说时有那么一点点的
过度用力,显得不自然的天真表情,恰恰说明了她只是努力做出感同身受的样子——但她说出的是真心话。”die for something that
you love”,肖在最后验证了它。而“life is
crap”,未尝不是肖长久以来的感受。当别人可以哭,可以笑,即使痛苦失落也好过全无感觉吧,人格障碍是病理上的,而在道德上,肖受过正常教育,也许也
曾经谴责过自己的情感缺失。正如别人无声或者有意地谴责过她一样。所以我一直觉得,肖这么地爱暴力,爱刺激,爱枪和血,爱美食和啤酒,是一种补偿和宣泄。
这是她能感受到的东西,她最擅长的感情是愤怒,最能体会到的感觉是痛觉。

但肖并非没有感情,至少不是肖自己以为的那样。她只是接收器比较弱,反弧线比较长,防御性又比较强。肖善于用自己没有感觉来回避感情,根在这点上会很辛
苦。所以TM推演中根妹的那一次表白非常让人印象深刻,根妹从机器那里得知了自己的死亡(她总是更清醒地那个),而在最后的时刻若无其事地和肖说话,肖坐
在警车里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以为这不过又是一次平常的调戏罢了。当枪声响起,她才意识到什么,而她要过了很久很久很久,才意识自己失去了什么。这是某个平
行世界里肖根的结局,只不过活着的人不同,而我不知道哪个会更虐。

肖是真的不懂爱。她不知道爱是什么,她也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但这不代表她没有爱。对,这很奇妙,爱来的时候,我们意识不到,甚至否认害怕它,但你无法抵
挡它。肖认为她自己不谈感情,死缠烂打的男人哭哭啼啼太烦人,但她包容了根的所有侵略性亲密举动和持之以恒的暧昧。肖用someday应付根的时候,她没
有意识到自己嘴边的笑意。实际上,和根在一起的片段里,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春风。肖不会是一个很好的恋人,你可能永远都听不到她从嘴里吐出爱这个字,但是她
会在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你身旁,必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为你而死。

啊,这里的死居然不是一个夸张的修辞,而是一个已成事实的结局,真是苦涩。POI不是一个简单美满的爱情故事,对吗?无论如何,我会感谢这些制片、编剧
和演员们,故事进行到第四季,老实说,有时我会觉得乏力和糟糕,但这真的是充满诚意和才华的一集,是我最想看到的那种,当她们说出“”Why are
you so afraid to talk about your feelings.” “Feelings?I’m a sociopath。I
don’t have a feelings” “And I’m a reformed killer for hire.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这些我脑洞里才出现的话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最初萌起这对百合的心情,微笑着吞下了这颗带着毒药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