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 Enough To Love

I’m deeply moved by the words and the idea “hard enough to love”!
It’s both sad and bittersweet, because as the last part of the fic says–“yet even as she was grateful, it broke her heart, the knowledge that life and choices and tragedy and horror had forged Andrea into someone hard enough for Miranda to love”
I just want to cry for andy’s loss and hug her so hard that she would sleep with a peaceful smile, yet at the same time, I’m so happy she finally, at least, find the love in her life…

心机

若说一个人颇有心计,大概不是什么夸人的話
总会觉得这人心思复杂,城府深沉
但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缺点吧

空泛的说来倒是容易,但事情落在自己身上,情感上就纠结了
一个人费尽了心思取悦你,说不虚荣是不可能的
只是,太过繁复的形式,喧宾夺主,掩盖了那份真诚,那颗真心
让人莫名的心中不踏实

也或许,人性本贱
唾手可得的,总是廉价的?

春梦了无痕

这个春梦完全得彻底得找不出借口去否认
做梦的时侯,清楚的知道是在梦境里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见了
即使知道眼前一切皆为虚幻,但仍为了看见某人而不愿醒来
不知为何在一个园子里被某人用带点急切的语气叫住
尽管为了这久违的突如其来的面对面而局促
身体卻顺着本能的给予了拥抱(果然是梦里,有着现实中不存在的勇气)
抱住的瞬间,感觉到了怀中某人在耳边急促的呼吸
知道是梦,还是吓住了
接着,温软而湿热的舌头滑过耳廓,沿着脸部的线条缓慢的移动,舔舐
脑子里想着,反正是梦,怎么都可以吧
就一手环腰一手按头的吻了回去
……

不是没做过春梦
但是从来没有如此具体过…
我甚至清楚的记得梦里面舌头互相纠缠的淫靡,近在咫尺的粗重的呼吸和低吟
……

我一直以为并不喜欢你
但如今看来,至少欲望是有的
那这是否意味着我对你早就不是朋友的感情了???

10 years later

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说实话,我也觉得这事挺傻的.像个青春期的发春少女做的傻事,现在觉得很汗颜.

但是,这几天心里一直很不舒服,有些东西实在是不说不快.

今天和李珺在外面溜达了5个小时,明明之前是那么的不熟悉的人,可是偏偏可以很轻松的对谈.现在想想,或许因为正是因为不熟悉,才可以放心的做自己吧.

“好可怜啊~这么缺少关爱!”

明明从来不屑说出这些陈年旧事的,明明很鄙视这种像是乞讨别人关怀和同情的行为的,可还是说了.意料之中也是意外的听到这句话.不知道她是否真心,但,如此直白的反应,我确实是,第一次听到.

现在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一直在想着:我是不是很可怜?我是不是真的缺少关爱呢?

其实好多事情,我不是不懂,只是,我习惯了淡漠那些会让自己伤心,让自己变得消极的情绪念头.总是觉得,想与不想,对结果来说毫无意义.何必自寻烦恼.最近才渐渐明白,原来不是忘了,心里早就满是创伤.

说伤或许有点过了,只是,那些小小的不开心,那些迷茫疑惑点点累计,我真是很累了.
关于父母,关于未来….更多的是,关于爱情.

如果我真的爱的是她,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一定会放弃.我宁愿舍弃一切爱情,也不要让妈妈难做.
不能利用母亲的关爱来伤害她,不能利用母亲的包容来伤害她,因为,绝对不能伤害她.

妈妈
妈妈
妈妈

我怯懦的甚至不想向你争取,因为无论结果如何,你一定会为我伤心担忧难过
可如果我遇到我喜欢的人了,不能放弃了,彼此相爱了.求求你一定不要舍弃我

十年后的我,你爱过了吗
你幸福吗

这时我是多么明白父亲的心情.为了母亲的命令而离婚的爸爸,从来不曾无情.能作出这个决定,父亲多么坚强.
不想说自己对不起妈妈,因为这会让自责的心情随时间而长.
但是,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
妈妈
我多想在小时候就死去
我多想还给你幸福的青春年华
你可知道
我多害怕未来会带给你的伤心

我是那么的不愿伤害你 可是我怕啊 那一切的不可知的原因 万一我执着了 沉迷了 选择了厮守爱情 怎么办呢

十年后的你 现在是如何呢!?

纠结一下

忘记是什么由头,忽然提起关于驯狗的话题~结论是“要在小时候就开始悉心教导~否则大了不听话”之类的话吧。
这么说来,也就不奇怪有“物如其主”这个说法了。毕竟,“物”是以“主”的意愿为方向成长改变,而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满足“主”各种需求。
说得难听点,这种“物”,归根到底不就是一个“工具”而已。

宠物如此,子女莫不如此。

子女幼时便以其“主”所愿的样子成长,穿衣、作装、行为、思考……不过,既然为“人”,与其他“工具”自然有所不同,算是“高级工具”吧~就像电脑,一旦出毛病,修理起来也更加麻烦。我所说的不同,指的是当子女逐渐有了“自我”之后的各种行为。越是高级的东西越難以驾驭,更别提“子女”这个高级工具的使用者可不指父母。毕竟就算是快抹布,用的人多了也要变脏。

这么一想的话,自己都忽然觉得身为子女也太可怜了。想反驳?!可无论怎么想,结论也不过是个“高级得有自我意识会自我思考的工具”罢了。

作为工具,被人需要才能存在。养儿防老自不必说,典型的“工具”;那些作为“爱的结晶”诞生的子女,也不过是证明父母感情的“工具”罢了。

人毕竟是“感情动物”,在调教与被调教的过程中,无论是血浓于水,还是日久生情,“物”与“主”感情愈加深厚,彼此关爱,子女想着我要善待父母,父母想着我要给孩子幸福。但,这也可以看成是工具与使用者之间更加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倒不是说我冷血得把这个世界一切都物质化了,只是我太喜欢胡思乱想又忽然纠结到这里来了。反正闲着无事这里又一直没更新干脆就发出来算了。

Belief

從來沒想過爲什麽喜歡上
但是
一旦我决定喜歡,
就絕對,絕對不會輕易放弃.

無論現在
無論未來
即使艱難

我會努力,keep住現在的决心
所以
請一定不要放弃
我們彼此
都不能放弃

就算我
也知道希望渺茫
但是
如果不堅持
這份感情該何去何從

“放弃”多簡單
當總有一天
我們之中有人累了倦了
而選擇輕鬆的時候
如果能想到這段彼此依靠的日子而自豪
那時….
那時….
一定要好好的說再見.